湖北頻道>正文

武漢漢陽退休老人涂鴉涂出“網紅墻”
2019-06-05 08:52:24 來源: 湖北日報

  5月25日,漢陽,湖北日報全媒記者探訪一道“網紅墻”。

  它是一道簡易圍墻,長百余米,已被納入舊城改造計劃,將被拆除。但因畫滿古今江城市井風情而走紅網絡,四面八方的人每天趕來與它合影,政府部門也在想,怎么拆、這些“涂鴉”怎么保留?

  涂鴉純為留念

  走過漢陽鐘家村,轉入西大街,像穿越了時空隧道。

  一說武漢古街,人們都會想起漢正街、糧道街。漢正街興于明末,糧道街起于明初,但漢陽西大街,則可上溯到春秋,俞伯牙琴臺遇知音,鐘子期在龜山上打柴賣,去哪兒賣?附近的集市,后來就叫西大街。

  記者看到,雖歲月滄桑,西大街的古韻仍清晰可見,青石巷的磚石路面,仍是古樸的崎嶇凸凹。巷左,煙花巷陌,茶肆酒樓,店面比鄰叢生,米粑、藕湯、豆皮、三鮮……各種鹵煮爆炒,油燜飄香,男女老少摩肩接踵,在傳統與時尚中熙熙攘攘。整條街,老舊得風情萬種,熱鬧得一塌糊涂。

  巷右,就是“網紅墻”,像一面鏡子,映照西大街的從前和現在,無聲地任人感懷神往。它的作者,叫易小陽。

  易小陽,62歲,一位走路不太方便的退休美術教師。他說,西大街是一部舊電影,跟我的經歷一樣。

  他1957年生于漢陽,因患有小兒麻痹癥,行動不便,父親給他彩色粉筆讓他到處涂鴉,不經意間開啟了他的畫家夢。

  恢復高考后,連考三次,他終于考上湖北美院,畢業后又輾轉多所中學教美術。工資不高,為養家買了輛面包車,業余給人送貨,“如果不遇舊城改造,我可能就這樣渾渾噩噩過下去。”他說。

  2011年底,西大街拆遷啟動,街面修起一道圍墻,突然令他創作沖動萌生。構思月余,2012年開始畫,將心中的西大街印象搬上墻。先只夜間畫,一畫六七個小時,只為天亮后看人們在他的畫前熙來攘往。“先還怕城管不讓畫!”但建橋城管所一位周科長說,畫得好,歲月感再強點會更好,主動借他《漢陽志》。

  有魂的市井風情更鮮活了,燈光中,夜攤的煙氣熏染,炸面窩的師傅、打鐵的壯漢、削荸薺的姑娘……素雅、明亮、滄桑,活脫脫一卷西大街版“清明上河圖”。

  滿城盡遇知音

  社會關注越來越多,市民都跑來當模特。易小陽指著壁畫向記者介紹,這位“賣藕湯”的拉過車、擺過攤,生活不容易;“炒花飯”的那位姓彭,一家五口輪班守攤,24小時不歇業……

  壁畫矗立街心,已七八年了,人們仍觀賞不斷。最難忘一個在石家莊工作的武漢小伙,專程回漢代表公司老總給他一紅包,請他多畫“栩栩如生的往昔”。“沒想到影響這么大,我不為錢,我的畫幾乎沒賣過,我不愁吃,純粹就是想畫。”

  記者在青石巷臨街他的“工作間”看到,屋內地板殘缺,堆滿畫作和皸漆的家具,房頂布瓦少幾片,陽光穿透薄膜,射入一道乳白的光,更顯藝術感,更滄桑。

  記者問,涂鴉要拆了,您怎么想?

  應該拆,支持!他說,那不是文物,藝術水準并不高,只表達我對家鄉的人文情感,城市越變越美,藝術平臺會更寬敞。

  但相關部門對涂鴉的守護和思考,遠超他的預料。

  漢陽建橋街辦黨委書記高潔說,這堵墻確實令人留念,存檔工作早已做好,拍了圖,還拍了紀錄片。

  據了解,武漢涂鴉文化全國知名,貌似市民尋空找樂,實為“每天不一樣”的城市改造中厚重歷史積淀的展現。“涂鴉達人”黃睿曾在《一席》講座中說,市民、政府機構超乎想象的包容和支持,武漢城市的藝術生命才如此強勁和生鮮。

  高潔介紹,他們扶持涂鴉文化,一直在為眾多涂鴉市民提供更豐富的創作平臺,這是愛家鄉、參與家鄉建設的激情呈現。(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劉振雄 張倩倩)

(責任編輯: 陳劍)

此稿件為延展閱讀內容,稿件來源為: 湖北日報 。如發現政治性、事實性、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并提供稿件的糾錯信息。
  •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

  • 下載新華網客戶端

分享至手機

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31124584291
体彩p5试机号走势图